ArcBlock系统如何一视同仁地对待政府企业客户和使用数字通证技术的客户?

ABT是一种应用通证

ArcBlock系统中设计的ABT通证是一种用于计费、运行支持服务和治理的先进的多功能数字通证体系。

其实在各种传统计费和运行支持系统(BOSS: Billing & Operation Support System)中,类似数字通证的技术是必不可少的,也是整个运行支持系统的基础,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些系统采用数据库的方式来计费,然后采用结算中心来变成账单处理要求用户付费(后付费方式)或者从用户预先存入的费用中扣除(预付费方式)。

传统的计费系统一般性能很好,但只有运行方才有权限管理(也就是所谓中心化的问题),但往往需要提供多种结算和查询的接口满足用户、财务部分、监管部门等要求。通常这些系统不能被分享给第三方,数据也通常难以公开透明。 例如苹果的App Store系统,开发者虽然能获得自己的财务报告,但对其正确性准确性完全没有任何控制的能力。

传统的支付系统(包括预付费、后付费、信用卡、购物卡、积分等)通常和计费系统是两个割裂的系统, 一方面由于支付系统的性能都比较慢,另一方面由于安全性的区别、不同的提供方等因素导致难以自动整合。

在云计算服务领域,以AWS为例,AWS内部有一套称为Credits的系统,在计费角度1credit相当于1美元。 AWS的计费系统在内部是采用和Credit更接近的方式进行计算,让后才把这些费用换算为法币再通过后付费系统向企业客户收费。AWS里还独有一种称为Spot Fleet的市场资源竞价收费方式,相当于资源的交易所采用市场需求来定价,这对AWS和企业用户都非常有价值,但如果在这里采用传统的财务结算模式将非常复杂。 AWS还可以帮助伙伴进行收费,相当于把伙伴的资源的收入统一计费、统一收费,再分成给伙伴 – 这里面除了信任问题还会产生财务、税收等一系列问题,对此采用一种credits系统在财务结算之前,对各方都有很大的财务、税收等帮助。

采用区块链技术的数字通证体系来解决这样的BoSS系统的问题是未来的大趋势,有相当多的价值。

企业和政府客户采用数字通证面临的法律困境

企业和政府客户采用数字通证现在往往面临一些法律和财务的困境:

1、数字通证的属性是什么?是否是数字资产?
2、如何等同企业购买的服务和数字通证之间的关系?
3、企业购买的服务是否能退款?转让? 其对应的数字通证如何处理?
4、如果数字通证在服务以外的市场上产生了价值的变化,企业在财务上如何计算损失和收益?
5、如果购买的服务以数字通证计算(通证本位),那么在市场上产生了价值的波动时,企业如何保障自己的经营成本风险最低?

以上问题导致很多企业和政府客户,可以按常规流程支付法币购买服务,但却不能或者不愿意持有数字通证。

例如一个企业需要使用 10 个 ABT Node的实例,他们可以接受每个节点授权 1万美金的软件授权,或者每月1000美元服务费的方式。 如果这时候只是使用节点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这时候企业还想使用这之上丰富的Blocklet服务,就产生了如何收费和计费的麻烦。

另一个角度而言,如果ArcBlock同时考虑企业和政府客户和采用ABT来使用服务的客户,那么就出现了两套定价的麻烦(比如一个节点为每月1000美元,或者每月100ABT),更进一步,由于ABT本身有市场波动,采用两套定价的体系就会导致或者干预市场,或者导致客户难以取舍。

同样由于ArcBlock的设计思想,任何使用ArcBlock服务的客户都需要一定的ABT(就类似AWS Credit)才能使用全部完整的功能,那么企业政府客户就面临要不无法使用完整服务,要不必需持有ABT的困境,而持有ABT又会产生前述的问题。 ArcBlock也不希望为两种类型的客户设计不同的BoSS系统。

那么是否可以让企业、政府客户购买服务,但赠送ABT给他们呢使用完整服务呢? 答案也是否定的,因为数字通证的特点,如果他们持有了这些ABT却没有在系统中使用而流入了其他场合,就产生了法律、财务等系列问题。

智能合约来拯救

有了上面的分析,其实只需要一个办法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也就是对不能持有ABT的客户,如果能给他们一种特殊的ABT,不能流通似乎就能解决问题 – 至少可以解决法律和财务上的障碍。 但是这又是不现实的,因为ABT的设计目的是他们使用资源后会把一部分ABT“支付”给服务商,比如Blocklet的作者,因此如果给他们特殊的不能流通的token,在支付到其他服务上的时候就有问题。

聪明的你也许想到了,如果采用智能合约,在支付的时候把不能流通的token转化为可流通的ABT不就行了吗? 完全正确,但这时候涉及另外一个问题 – 这些可流通的ABT从何而来? 如果ABT的市场上价值产生了波动如何和没有市场价值的不可流通token建立联系呢?

ArcBlock系统中设计的ABT设计固定总量的循环使用通证方式,因此系统不能凭空产生出ABT。对此我们采用一直类似借贷的方式,当企业用正常方式购买服务后,系统会给这些企业产生和授予一个特殊的NFT,持有这些NFT的用户在任何时候需要消耗ABT的时候,就可以直接从借贷池合约中获取按需的ABT数量直接用于消费,但他们从未能获得这些ABT也不能把这些ABT转移给其他人。

借贷池的智能合约是属于系统的,会自动调节。 由于这种类型的ABT消费永远属于系统内循环(只会被用于购买属于ArcBlock的线上业务),因此能确保系统收益始终是正的(最差为0,无人使用,只要有使用就能产生收益,试图恶意套利的外部服务会在结算周期内被自动发现,不但不能套利还面临丢失押金的惩罚)。借贷池的收益来自按比例划分借用这些ABT从企业政府客户而来的收益。 某种角度而言,这些NFT相当于一种特殊的“反向”稳定币,确保其用户可以用稳定的法币价格锁定服务,而这些服务所用到的ABT在系统内循环,来保障全系统都可以采用唯一的ABT本位来衡量任何资源的使用和计费。 参与借贷池的ABT没有减少的风险,但是需要按结算周期冻结。

总结

简单总结下:

  • 整个ArcBlock体系使用ABT应用通证是通过使用先进的技术提高生产力改善生产关系
  • 任何ArcBlock的用户自底层都采用ABT结算,包括我们的企业、政府客户,不存在部分客户因为采用法币结算而影响整个ArcBlock的商业模式
  • 通过智能合约和NFT技术,我们设计了帮助企业政府客户现在就合规的商业模式
  • 上述商业模式是去中心化的,用户可以参与其中来获得收益

还是必须强调:
原生ABT是一种应用通证,其设计的全部目的是为了在生产环境下使用。ABT本身在ArcBlock系统里的设计中不被赋予任何财务和投资的价值,仅作为系统中计费、利益分配、治理等的数字通证的凭证体系。 由于数字通证本身在外部其他系统而产生的其他生产之外价值不在ArcBlock的设计之中。

1赞

没理解两个问题,政府和企业有法律困境为什么其它持有者就没有法律困境呢?如果政策把abt币和nft归为一类,比如叫数字资产,为什么持有abt会产生法律困境,而持有nft就不会呢?

借贷池是指矿池吗?

还是另外建一个资金池?

借贷池模式有个bug,目前abt和法币存之间关联,abt的价格波动性很大,这就意味着abt的价格会跌,而且跌的可能性更大。这无法激励用户存入abt到借贷池来获取收益。除非官方自己存入abt。

官方存入abt,随着加入节点增加肯定出现拿着nft无法兑换abt的情况。
而且开发者获取到abt他们会拿到交易所兑换的,这会导致abt越来越少的。

除了增发别无他法。
增发会导致通胀!abt贬值!

以上只是成功冷启动后的生态乐观情况,如果冷启动不成功呢,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其实还有个NFT的定价问题,x法币=yNFT=?abt,如果官方设定了价格,单纯用作积分兑换功能,先不说合不合规,这和目前中心化的q币有什么优势?支付和计费统一了?不见得是优势。

个人觉得abt作为一种计费单位来在arcblock节点中流通,由生态赋予abt价值,可能随着应用越来越多abt价值越来越高,至于价格交给市场~~不过这里存在前期价格被操作的可能

开发者拿不到abt,只有使用权,没法交易或者转移。原文说了

官方现在的币应该都在系统里了,估计老冒是要把这些币留作系统内流通。原文也说了,开发者拿到这些系统内的币后,是无法到市场上作交易的,具体用了什么技术手段来限制,不清楚……至于开发者通过开发赚到的币,除了还帐外,富余的部分可以拿到市场上交易。理论上来讲,开发者是矿工。……模式行的通,不过启动期,需要官方做一些dapp来给开发者打样,把赚钱模式跑通,开发者会来的。开发即挖矿。

开发者(资源矿工、组件矿工)赚到的币可以自己处置。 上文指的是支付法币获得服务的企业政府客户,他们实际上一直不拥有abt,当然也就不能自由处置。

本质上这个设计是在系统本身使用层面上阻断(企业和政府支付的)法币和(使用业务消耗的)abt的直接联系,方法是他们(付法币)获得一个权证(nft)来租用一个abt池的代理人为其支付(abt)获得服务。

这个设计有点像保险公司的模式,你(因为加入公司、购买某个保险计划)获得保险卡(保险卡不是钱),拿着这个保险卡你就能去和保险公司挂钩的医院、药店看病拿药而都不用花钱,只要出示卡就行了。 实际上医院、药店、保险公司之间都是用钱(但是以一个内部的价格结算,这里有因为量大而获得的优惠、因为互相结算带来的效率、税收、人工的节省,以及一定程度的概率和调节机制,因此保险公司几乎一定不会赔钱)。

保险公司必须有一个足够大的钱的池子才能周转,这就是保险基金的投入方。 为什么这些人会投入保险基金? 因为(1)是利益相关方,例如你所在的公司、组织,他们本来就有给成员的预算,但每人花的钱多少不一样概率不一样,他们不适合把钱发给个人,因此他们把这个钱投入保险基金 (2)保险公司自己,没有资金投入如何赚钱?(3)其他想跟着一起赚钱的人。

保险公司一定赚钱吗?首先如果没人用就赚不了钱,有用户(大量保险卡售出,或者有公司、政府加入,才有钱流入),有业务(必须有人看病拿药才能真正有交易中的收益)。

保险公司会血亏吗? 理论上是可能的,比如被人骗保。但实际上几乎不可能,因为其掌握话语权,如果出现骗保局面损失会被服务商承担。 只要保险公司牢牢控制好资金池,每次动用都双向审核,那么风险将可控制。

为了帮助理解,首先这个资金池是去中心化的,会出现多个。加入资金池是有准入条件的,资金池运营者智能合约决定。 通常资金池的发起者是真正使用方的利益相关方,他们理解数字资产价值但主体业务需要规避法律财务和税务要求,但他们不傻。

加入资金池一般而言不会亏,但不能保证有收益。

就是这样一个设计。

看完感觉是资金池和nft权证绑定了,只是单纯为了合规而合规。
这还是没有解答我上面的困惑:法币\NFT\abt之间如何定价的?企业如何在这个过程中赚钱?这个“钱”是什么?

结合上面保险卡的例子,保险卡可以理解为国内的社保卡吗?资金池=社保基金?如果是的话,如何将其中参与的人员和组织对应到arcblock涉及的生态参与方上?实在是理解不了其中的关系。望解答,谢谢~~

如果abt只作为应用通证的话,各参与方使用arcblock能获得什么好处?

设计的环节链条这么长,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有专业的资产池做流动性管理,都需要大量专业人员来运维,根据木桶理论,任何一个环节流动性跑不通,整个链条就跑不通,整个项目就跑不通,这就是目前ABT的现状,因为设计的专业性太强很多地方又缺少专业人士跑流动性资产池,所以整个链条瘫痪,想得都很好,但是执行起来需要专业人员太多了。对于合规问题,不同项目有不同的策略,一般的项目寄希望于以后政策的逐步放开和开明或者现在先做大然后游说政策逐步放开;ABT的策略是设计各种复杂路径规避现有政策,有点削足适履,这样根本做不大,因为每个环节都跑不通,整个项目跑不通,缺少良性循环带动。只能看着别人做大做强,自己的项目总是考虑合乎现在规定而削足适履,而没有考虑未来政策会随着时代进步而进步,等到政策放开后发现别人都已经是参天大树,而自己还在原地踏步。望老帽三思,先由一个点带动整个项目跑起来良性循环,做大做强,合规的事情不是当前首要考虑点。

这几个问题有意思,期待老冒的回答,

也有这种感觉……一环断,整个生态就跑不起来。

什么叫为合规而合规啊? 企业经营法律规定需要纳税,那么去纳税是为合规而合规吗? 合规对企业政府客户太重要了,不合规就是0.

企业定价和ABT价格无关,这是整个设计的基础和目的。 企业如何赚钱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解决企业客户需要使用基于ArcBlock技术的服务那么就需要付钱,要客户付钱,就得产品有用,能解决客户问题,并且合规。

国内的玩法不了解。对比的是美国商业保险公司的做法,只是个类比帮助理解的。


不理解什么叫应用通证的,推荐先去读《区块链实战》这本书,没有基本概念上的统一认知是没法讨论的。

现在所有的token,除非是骗子、资金盘、非法的,凡能合规的token都是 应用通证 , 无一例外。例如最近很火的DeFi类下面的YFI,他们一再强调这是没有财务价值的治理应用token:

“我们发布了YFI,这是一个完全无价值的0供应令牌。 我们再次重申,它的财务价值为0。 ” –克罗涅说。

任何合规的token都会强调其只设计为无金融、财务、投资价值的应用通证 , 对这个基本概念不理解的无法沟通。

1赞

首先申明合规和安全是我很早就在群里咨询的问题也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不过一直没有得到答复。

至于上面提的为了合规而合规是个人理解资金池的作用,并不是讨论合规。合规层面的问题我觉得可以另开一贴讨论。这个帖子讨论的是abt的作用。
从这么长时间的讨论~除了知道这个资金池不能保证收益外,我不知道对参与者究竟价值几何?

我不需要看你的书去理解,我是基于你文章第一句话去理解和探讨的。
书我也在看,但也觉得没有必要我为了和别人交流而去把它写的书读一遍。
如果你觉得文中定义的不完整大可以把书中你认为完整的写出来。

其实说了这么多,我只是想知道各个参与方能从中获得什么。

生态中arcblock可以提供baas,可以卖节点服务或blocklet抽成赚钱
blocklet开发者接收abt后,如何变现呢?从文中看abt在生态中的财务价值为0。有特定的nft来变现?
至于企业,文中第一段说的基于区块链解决boss计费和结算问题,计费我理解就是abt,那结算呢?实现了一个联盟链?
还有当初ICO的投资者呢?

企业通过法币购买部署abt node等,系统中配置一个特定nft,nft具有消耗特定数量的abt的功能我可以理解不同的nft和abt存在一定汇率关系吗?“特定数量”可以修改吗?

能把我以上“所有带问号的”解答下吗(不要再展开了)?我想这也是大家关心的。


另外补充一个问题,你之前说更倾向于服务独立开发者,这篇文章都没提过独立开发者,是战略调整吗?

三个问题,
1.借贷池中的abt是否就是指我们现在钱包中的原生abt?
2.提供借贷池流动性的人所获取的收益是企业(个人)获取arcblock服务所支付的法币结算费用的一部分吗?还是企业(个人)在购买服务获得nft凭证后,想要获得借贷池中的abt还需要额外付费呢?
3.整个abt的内部流动模型来看,对于开发者来说是正向经济模型(开发者希望同量的abt获得更高的收益),而对于购买服务的服务使用者来说是逆向经济模型(使用者希望同量的abt支付更少的服务费用),这两者该如何定性取舍?

那请问冒总,ABT在生态生产的价值算投资价值吗?

是原生ABT,但并非在钱包里就会加入这个池,而是需要主动加入。

收益是企业支付的部分扣除税费等,会采用链下智能合约实现。 企业使用的时候没有“借ABT”这个感觉存在。

举个例子,微信读书的“无限卡”, 一旦有这张卡,书的价格对这个用户实际上无意义,有这个卡的用户并没有“借出读书币来购买这本书”这样一个过程。 但是这本书的作者会因为无限卡读者读了就获得书的全款吗? 显然不会,书的作者只能从无限卡的利润池中获得自己的书的一个份额。 就每一本书而言单价肯定大打折扣,但整体收入也许会增加。

用这个例子可以理解 企业用NFT如何获得服务,以及为什么这个过程并不会亏损。 不愿意持NFT的企业用的Blocklet可以选择Opt-out,这样这些客户不能使用这些Blocklet。

这个问题非常好 :+1: 这是迄今为止关于ABT经济模型讨论中问的最有水平的问题,也恰恰是最难解决的问题。

我们的思路是: ABT 整体价值 ≈(ArcBlock基础架构的投入价值) + (ArcBlock矿工的总投入价值)+ (ArcBlock 客户投入的使用价值)

我们认为对购买服务的服务使用者而言,这个服务本身可以类比于云服务或者软件服务,因此有市场认可的价格(可能用法币计量,也可能用数字货币计量)同时ArcBlock里的资源采用ABT本位的方式来确定,而我们ABT总量是固定的(这里总量固定很重要,否则就无法公允计算一个资源应该价值多少ABT)。 这时候使用者会面临两种选择:采用法币来支付,或者采用ABT来支付,我们认为理性的用户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来支付(那个便宜、合法、方便就用哪个),这样自然形成一个合理的市场机制。

对开发者(矿工)而言,一方面他们需要合理给自己的服务定价,以及考虑自己的成本(很可能一个开发者同时也是服务使用者)。 比如资源矿工很容易理解,一个节点的运行成本用法币是很容易衡量的,同样一个节点在ABT本位的系统里智能合约能够计算出来参考ABT报价,那么矿工将能理性选择是否参与(如果赔本可能就不参与),如果参与合理定价是多少。 矿工的参与多少会直接影响整个系统的价值。

此外这是个PoS的系统,而且我们普遍采用Stake/Slash的机制在很多方面,这意味着参与ArcBlock来提供服务,必须大量质押ABT。 (但只是使用可以不需要抵押,甚至可以完全不涉及ABT)虽然我们不像其他PoS系统那样有出块奖励这种设计,但是有其他的收入会使得矿工有参与积极性。 矿工的一部分收入是自己服务和产品的销售收益,一部分是参与系统而瓜分的系统整体收益(ABT是固定总量的内循环方式)。

上述动态平衡的结果,将合理决定ABT的整体价值。

ArcBlock生态本身不考虑也不能考虑ABT生产以外产生的价值,对外部的非生产性的行为和使用方法不干预。 例如ABT设计用来兑换系统的资源,但是有人拿ABT换了一杯咖啡,有人用它换了BTC或者ETH,这些不是ABT设计的初衷,ArcBlock的系统也没有为这些行为此提供服务,这个过程中可能会产生收益或损失,但不是我们系统设计和关系的范围。